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荟萃

宝贝最大号按摩棒塞住了_红烛帐暖被翻红浪

发布时间:2021-01-12 11:16:26 作者: 美文书
本文《宝贝最大号按摩棒塞住了_红烛帐暖被翻红浪》由美文摘抄美文书免费整理,如果觉得很不错,欢迎点评和分享!

 

 文学

她微微抬起头看着黄汉文问道:“汉文怎么还不睡了?”

 

我看着她雪白的地方,心跳加速,全身激动的微微颤抖,一时间感觉自己口干舌燥拼命的吞咽着口水,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这时我的那儿觉醒了将我的裤子肿成一个大包,只是可能因为天色太暗,肖紫萱才没有看清楚。

 

我用两腿死死的夹住那儿,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嫂子,我是出来上厕所的。”

 

“哦哦,那你快去吧。”肖紫萱指着厕所说道。

 

肖紫萱说完也不知是咋回事,脸上突然红了一片。

 

回来之后,我躺回到床上,脑海里却不断的浮现出刚刚嫂子那美妙的身姿。

 

不知是怎么回事,今晚上我感觉格外的燥热。

 

虽然山村的夜晚是不热的,可我的额头还是一直冒汗冒个不停。

 

而且我的那儿居然还在攻击状态,任我想怎样心如止水却也不能消除。

 

闭上眼睛就浮现出嫂子曼妙的身影,我哀叹一声,翻了个身试图睡去。

 

突然脑海里想起了传统手艺,我不由得把手握在了那儿上,开始了一上一下的动作。

 

但是可是是我天赋异禀,花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还是没能释放,心内一热,我悄悄的下了床。

 

然后我在黑暗中悄悄观察了一下,听了听外面房间传来的沉静呼吸声,就悄悄的走向了嫂子肖紫萱的房间。

 

声音轻微到几乎不可听到脚步声,我静悄悄的走了几步,终于来到了嫂子的房间门口。

 

因为这边农村的房间一般都不带门,我看到嫂子的房间里黑黑的没有亮灯,再加上她平缓的呼吸声。

 

我就确定她已经睡熟了,这才敢偷偷的跑到门口看。

 

我当年小时候被师父用药材浸泡练就了一副夜猫子眼,在黑暗中看东西和白天没什么两样。

 

悄悄的探头向卧室里看去,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肖紫萱。

 

嫂子居然侧着身体躺在床上,而胸口处的睡衣被丰满撑的大大的,而被子也被嫂子弄到一旁。

 

嫂子那两片柔软真的好大啊!或许是因为被胳膊挤压的缘故,变得更加挺拔,加上睡衣没扣上面的扣子,我能看的一清二楚。

 

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下方的那儿也逐渐膨胀起来。

 

再偷偷的瞄上几眼之后,我不禁惊讶起来。

 

自己这二十多岁,还没有孩子的嫂子,那还是如同少女一般的红润,完全没有诸如褐色或者黑黑的颜色。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里的美妙的地方,我居然忍不住的开始运用上传统手艺。

 

而床上的见嫂子却一直没觉察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

 

终于我看到床上的嫂子子动了动,她那压在丰满上的手臂稍微移动一下。

 

可就是这轻微的动作却带动那手臂下的两片柔软夸张的晃动起来,带起一圈波纹,看得我差点就要发射出来!

 

我的呼吸终于变得急促起来,手上开始快速的摆动起来,终于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呼吸渐渐平复下来,我紧紧捏着那儿。因为我知道一旦松开来,炮弹就要撒在地上,一定会被嫂子发现的,只能慢慢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再次回到床上躺了下来,脑海里却一直浮现着刚才看到的一幕。

 

仅仅是看了嫂子的丰满,我已经无法自制了,要是能够和嫂子做那事,那自己......

 

想到这里我立马扇了自己一下,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嫂子有非分之想呢?可是大哥和嫂子结婚几年了,为什么连个孩子都没有呢?

 

就在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汉文,汉文你在家吗?我找你看病来了!”

 

听到是来看病的,吓得我赶紧爬起身来,一边去开门一边穿衣服。

我着急的把门打开,问道:“怎么了?什么病啊?”

 

一开门,我就看到邱雨晴捂住自己的胸口,看到她衣服上那滩白色的液体,一脸痛苦的说道:“汉文,您快给我看看吧,也不知道咋了,我这儿都要疼死了!”

 

我赶紧把她迎进门,看着她这样子为难的说道:“我看你这大半是堵住了啊。”

 

邱雨晴村里甘宏宇的媳妇儿,胸大腰细屁股翘,甘宏宇结婚那天我可羡慕他了。

 

为了给孩子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甘宏宇选择外出打工,也就春节能回来一次。

 

甘宏宇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属于村子里的孩子王,而且这小子以前可没少欺负过自己。

 

甘宏宇出门打工之前,还特意请我帮忙多关照他的美娇妻和嗷嗷待哺的儿子。

 

看在他以前没少欺负我的份上,我自然要好好“报答”他,我想最好的“报答”方式就是给他送一顶绿色的帽子。

 

邱雨晴疑惑地问道:“啊,什么堵住了啊?”

 

她本来还好好的,不知为什么突然胸口钻心的疼,就想来找黄汉文给自己看一下,由于这里地处偏僻,所以没有孕期培训,自然不懂。

 

“别害怕,堵住这是正常现象,不是什么大病,只要疏通了就行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先和我去诊室吧。”

 

我的目光落在她那高挺的丰满上,由于天气较热,奶水轻松的湿透了她的睡衣,哇!她居然没有穿小衣。

 

原本已经熄灭的欲火,再次被眼前的美景所点燃。

 

好大......好白......手感应该很好吧!

 

顿时我对于想要占有她的渴望也更强烈了,但是我知道肯定要一步一步来,可不能把她吓跑了。

 

她见我一直盯着她不禁脸红,结结巴巴的说:“汉文啊,那个......你能不能赶紧帮我疏通一下,疼死我了。”

 

邱雨晴那娇羞的样子看的我心跳加速,突然有种想要直接将她推到的想法,可是一直以来的法制教育以及自己长久以来的医生素质还是将心中邪念压了下去,对邱雨晴先解释了催乳。

 

我安慰道:“雨晴啊,这解决的方法有两个,第一就是我用按摩的方式帮你疏通一下,另一个就是......就是......就是我帮你吸出来。

 

“啊,什么?”正在我后面一起前往诊室的邱雨晴不敢相信的,惊呼出声。

 

“那,汉文啊,你是专业的你觉得哪个办法好啊?”

 

邱雨晴听到我可能帮她吸之后,不由的夹紧双腿,俏脸泛红。

 

看到邱雨晴又将话题抛给自己,我当然是想帮你吸出来啊,可要是我主动提出帮你吸出来那你还能上钩吗?

 

就在邱雨晴刚刚躺下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大叫起来。

 

“疼,好疼啊,疼死了......”

 

见邱雨晴突然喊疼,我急忙上前问道:“怎么了?哪疼啊?”

 

“好......啊......疼,疼死我了。”邱雨晴疼的语序混乱,脸色苍白。

 

“哪里疼啊?”

 

“胸口,胸口,快......”邱雨晴疼的瑟瑟发抖,用手不断按摩自己的胸口。

 

看到邱雨晴疼的这副模样,我已经顾不上寻求邱雨晴的建议了,直接将邱雨晴的身子扶正,接着就见到,她的丰满比刚刚有肿块的时候还大,而且又大又圆,像是一个装满水的气球,不是还有东西从出口流出来。

 

“妹子,你堵在这的奶全部开始流出来了,全部堵到出口这里,出不来。”我先将情况告诉邱雨晴。

 

“那......那汉文,你......你赶快帮我吸出来吧!”邱雨晴疼的两只手乱抓,抓到我的手臂之后,就奋力使劲,抓出几道印痕。

 

看到邱雨晴这俏脸都疼到变形了,再看看那都肿成青色的胸口,而我听完这句话后,眼神不自觉的瞟向了邱雨晴的丰满,吞了吞口水。

 

“汉文,快,我真的要疼死了,快......”

 

听到邱雨晴的不断催促,我兴奋的搓了搓手,伸手握住了那傲然挺拔的丰满,一口含住。

 

“嗯哦......”

咕噜......

 

突然耳边传来了黄小娟的声音,将我的动作打断。

 

“汉文哥哥,你这么晚了,还在看病吗?”黄小娟正睡眼惺忪的走过来。

 

黄小娟的声音吓得邱雨晴赶紧向我道别:“汉文,你技术真好,我感觉我这里不涨了,我先走了。”

 

我当然想要继续啊,但是黄小娟在旁边的话还是算了,我可不能破坏在她心中的好形象!

 

只能点头送她离开,走之前还叮嘱道:“雨晴啊,要是复发了记得来找我啊。”

 

邱雨晴不想在这里多呆,只能敷衍的回答:“嗯嗯,好的。”

 

我知道她肯定不重视,看到邱雨晴这样敷衍的态度,为了我自己的利益,我只能将后果说的更加可怕,毕竟这是自己的大好机会,可不能就这么浪费了。

 

“雨晴啊,你里面的颗粒很多,虽然现在被我排出来了,但要是乳腺再次被堵住,不及时清理的话,恐怕到时候会引发乳腺癌啊,那样你这样就要被切除了!”

 

果不其然,邱雨晴被我的话震住了,急忙问:“汉文啊,这真的会有这么严重啊?还要被切掉啊?”

 

“是啊,雨晴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

 

邱雨晴被我一阵恐吓之后,急忙说道:“好嘞,汉文,下次要是再堵住了,我还来找你。”

 

说完便匆匆忙忙的回家了。

 

第二天我发现诊所里有些药物用完了,只能去镇上批发一些药品。

 

“嫂子,你这是准备去哪啊?。”

 

肖翠萍看到我那眼神直勾勾的样子,给了我一个娇媚的眼神。

 

“姐去镇上买的东西,顺便取点钱。”肖翠萍说完之后还给我抛来一个媚眼。

 

看到肖翠萍这幅模样,我心里不禁想到,难不成黄志强满足不了她吗,居然敢来诱惑自己。

 

“取钱干嘛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上一篇: 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_在女友宿舍玩七个下一篇: 小妖精干了这么久还这么多水_再加根手指…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