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沾沾喜气

发布时间:2020-04-19 16:00:22 作者: 邰向笛
本文《沾沾喜气》由美文摘抄美文书免费整理,如果觉得很不错,欢迎点评和分享!

杨猎

1

汽车行驶在午后空旷的八车道马路上,除了红灯几乎不需要踩刹车。作为一个熟练的司机,只要不喝酒不超速,哼哼歌聊聊天基本上出不了问题。即便一个新手,如此的路况神经也无须绷得太紧。可钟凯的脸却像之前刚刚被涂了一层糨糊般紧巴巴的。

钟凯此番是送妻子金晓钰去长途汽车站。本来领导出差都有公车接送,年初市里刚试行公车改革,领导只拿车贴而取消专车了,要派车只有打电话给市机关事务局车队,挺复杂的。钟凯便主动请缨,金晓钰认为没这必要,打个车多方便。让钟凯送,还会耽误他上班。然钟凯十分诚心,他说近几天社里比较闲,下午大都是喝茶看报玩电脑。金晓钰猜到他的心思,毕竟像这样夫妻俩坐在一辆车里的机会或许是最后一回了。

金晓钰并非多情善感的女人,也不会如钟凯那样到了曲终人散时内心百味杂陈百感交集。既然钟凯已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的决然,她唯有将失落与遗憾抛开,捋捋自己极难被人察觉出忧伤的面孔,大踏步地朝自己的既定目标走去。

相对而言钟凯心情难免会复杂一些,这个与自己朝夕相处了十五年的女人,等她从舟山开完会回来便不再是他的妻子。这有些像虚拟像幻觉,却是真真切切的事实,而且是他持续争取甚至逼迫的结果。平心而论,金晓钰是个优秀的女人、能干的妻子,在仕途上已走到了景区管理局副局长的高位,并有继续上升的空间。家里的宽畅住房,女儿的重点初中,以及这辆他颇喜爱的福特蒙迪欧轿车,均是靠金晓钰的能力和权力获得的。他有什么呢?一个出版社的编辑室主任,领导着两名手下,费力地完成社里下达的经济指标。夫妻间有如此差距的并不稀罕,只不过在别人的家庭组合里,担当重任的是男人,是男人宽厚结实的肩膀。这让自尊心极强的他感到颇多的酸涩。

近二十分钟的车程,两人一句话也没说,钟凯真的如一个专职司机在替领导开车。他不是甘于沉默,只是不知该聊些什么好,关心体贴的话难以出口,感觉挺虚伪的;再重新敲定一下两人谈妥的条件则着实搞笑,难道他执意开车送她就是为了提醒她别反悔?钟凯在心里自嘲地笑笑,心想还是把自己当作专职司机吧,以后想当也难了。

提着拉杆箱将金晓钰送上长途车内,钟凯默默地注视了会妻子便转身走了。直到他返回轿车,他都搞不清自己执意送金晓钰究竟为哪般,依依不舍?弥补自己的绝情?感觉没到那份上,又似乎都沾上些。

回到社里,钟凯径直来到蒋雯的办公室,将昨晚与金晓钰谈妥的具体内容与结果告诉了她。蒋雯没有露出钟凯想象中的笑靥,也没有抓住他的手掌轻柔地揉捏几下以示鼓励,尽管此刻的办公室里就他们俩人。蒋雯只闪动着她酷似“小燕子”的大眼睛,掩饰喜悦又略带恍惚状地盯视了他几秒钟,随后轻轻地说了声我知道了。钟凯的心旋了旋,蓦然意识到,或许蒋雯亦如他一样,听到了自己做梦都期盼的消息时,内心反会涌出难以表述的复杂情绪来,其程度甚至比他更甚。

认识蒋雯是必然的。她大学毕业考进出版社。与蒋雯擦出情感火花缘由彼此的长相,至少钟凯是这么认为的。两年前一个毫无征兆的下午,蒋雯来找钟凯的手下周昱闲扯,两个大龄姑娘在社里算得上是最好的闺蜜。多数时间是周昱去串蒋雯的办公室,因为蒋雯办公室在三楼最角落,与她一起的汤大姐又常抱病在家,所以两个“剩女”谈些私密的话挺方便的。蒋雯难得过来,坐周昱对面的钟凯就比较识相,站起身准备去外面抽烟。这时蒋雯像发现新大陆般用手扯扯周昱的衣袖说,周昱你发现没有,钟老师有点像《还珠格格》里的五阿哥。经她这样一提,周昱也挺认真地瞅瞅每天坐于对面的上司,认同地点了点头。钟凯稍有些不自然,不回应些什么只顾自己一声不吭地出去,准让她们觉得无趣甚至尴尬。他于是一边掏烟盒一边笑眯眯地对蒋雯道,我跟五阿哥的相似度肯定没有你跟小燕子的相似度高。蒋雯的大眼睛在社里是出了名的,不过是不是有人说她像“小燕子”钟凯不得而知,只是作为一种回应就下意识地蹦了出来。周昱在旁戏谑道,一个五阿哥,一个小燕子,那你们……说到这里她赶紧打住,伸了伸舌头做了个怪相。再说下去就“出界”了,钟凯早有了妻女,蒋雯也新交了男友,周昱意识到这个玩笑开不得。

接下来的事便有些神奇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 四顷地里的老故事(创作谈)下一篇: 权作创作谈(创作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