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权作创作谈(创作谈)

发布时间:2020-04-19 16:15:00 作者: 计寄松
本文《权作创作谈(创作谈)》由美文摘抄美文书免费整理,如果觉得很不错,欢迎点评和分享!

杨猎,杭州人,一九八六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在《山花》《星火》《时代文学》及《小说月报》《长江文艺·好小说》选刊发表及转载中短篇小说若干。出版长篇小说《陪你潇洒走一回》。浙江省作协会员。现为杭州《西湖》文学杂志少年版(下半月刊)编辑。

常听人如是描述时下的官场:倘若将某个局或厅的中层以上领导一个个查过来,起码三分之二有经济问题,其中三分之一问题相当严重。我以为这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胡诌,一副越说得极端越爽快的心理状态,犹如把某个著名导演形容成色魔,玩过无数年轻美貌的女演员。因为如此,说的人很惬意,听的人很过瘾。要论证据?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总之,无风不起浪,信不信由你。没有占过便宜沾过美色的平头百姓,说说或许是无妨的,何况没有指名道姓,就当作是望梅止渴发泄郁闷罢了,无需负一毛钱责任。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局或厅的中层以上领导中,个别有经济问题或严重问题是完全可能的,这就是问题根源,似如一锅粥里掉进了一只绿头苍蝇,后果是大家马上会猜疑其他的粥里肯定也有。喝粥的人自然不答应了,又是意见又是牢骚的。其实开馆子办食堂的人也是不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只是馆子或食堂平时不注意清扫卫生,结果滋生了苍蝇害虫,令自己的形象在顾客面前大打折扣。于是维护自己的形象,清除害虫的工作便顺理成章深得人心。

在我看来,金晓钰算是三分之二有问题的一类,起码她的本意是想进步的,所以一点没有顾及到家庭生活质量的层面。然而她的老公有意见了,他抱怨:“你整天忙进忙出的,我们的日子又不见得多舒适,还要我一个男人承揽家务,看你一副居高临下的傲慢,这种日子我不过了。”金晓钰能怎样?安稳的家庭是她进步的基本条件,尤其作为一个女人,家庭儿女总还是会发自内心地顾及到的。她若有权不用点出来,她前进的步子还迈得开吗?她身不由己地成为了那锅粥里的苍蝇。

作为老公钟凯,有这样那样的抱怨也似乎天经地义,然而他还想走向新生活,与之前的瓜葛说拜拜,这就有点天真了。那么,是谁导致了他陷入那种进也不是退也不妥的尴尬并阵痛的境地,不是老婆更非女朋友,其实就是他自己。这一点他事先肯定没有料到,否则他还敢去喜欢“小燕子”?


上一篇: 沾沾喜气下一篇: 秋天还没到年底,一直很冷